關於部落格
曾用26個月自助環遊世界, 走過無數山水, 該為新的旅程留下一些記錄了(請看我的自我介紹)
  • 110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尼泊爾 宗教政治活動與事件

5月2日,我正好結束了珠穆朗瑪峰(聖母峰)區域大縱走,之前從南池Namch用4天時間快速徒步到了邦達Bhandar,打算從這裡坐車返回加德滿都,但次日清晨卻得知全國罷工,道路不得行車,只好退票,因為不知道罷工會持續幾天,當下決定繼續徒步到吉瑞Jiri,在尼泊爾有時還是要完全依賴雙腿徒步才能到達目的地的。類似的罷工阻路狀況碰過好多次,再舉二例如下:
* 在藍毗尼Lumbili的一個下午得知次日罷工罷市,立即決定變更行程,緊急收拾背包,出發去坐夜車返回加德滿都。
* 在湯森Tansen打算離開的那一天,市面上一切正常,突然在完全無預警的情況下,整個Palpa地區接到當地政黨的指示,展開全面的罷工罷市並阻絕交通,早上10點所有店家紛紛關門大吉,小販及市場急急忙忙的收攤,許多商戶小聲抱怨,但也無可奈何。沒人知道這樣的抗爭會持續多久,因此我與另一位同行者決定儘量想辦法走出Palpa地區,而不是在原地等待。中午12點多我們來到主幹道上,與一群尼泊爾人買通了一個大卡車司機,決定先冒險坐車到前方的一個村鎮。這一帶全是山路,車只能開到村前1公里的地方,若是被道路管制的人們發現車在跑,會有危險的,我們就看過幾輛被砸毀的大小汽車停在路旁。接著我們徒步了10公里,然後扒在一輛飛速疾駛的吉普車車廂後面,這是我坐過跑得最快的吉普車,車內擠滿了人,箱外還扒著7個人(包含我倆),道路上沒有任何行人與車輛,我們的車子一路風狂飆駛,開到引擎冒煙,又暴了兩個胎,好在這些危險的狀況,是在一個重要的村落裡面,於很短的時間內先後發生,所以當時車速已很慢。接著我們跳上了一輛中型巴士,開了1-2個小時後再換乘到大型客車,又行駛了近5個小時,來到一片漆黑的博卡拉,再摸黑走出大型汽車停車場,攔下一輛計程車(的士),待回到費瓦湖區域已是晚上11點多,算得上是一天艱苦的長征,期間狀況變化莫測,跌宕起伏,也花了正常交通費4倍的錢,但其結果總比在途中見到的那些一臉無助,幹坐在路旁等待的老外好一些。
在尼泊爾的全國各地都會有政治集會、示威遊行、甚至暴力衝突的事件發生。但是這些活動基本上不會衝擊到國外遊客,通常各種抗議活動也都會刻意避開外國遊客聚集的地方,一般的集會和遊行拍照也無妨,如果鎮暴員警出現,顯示問題愈趨嚴重,可能暴發衝突,就該儘快走避。身處這類的場景,不妨儘量大聲的多說話,但不干涉任何一方,以顯示自己是有好的外國人。
軍警介入示威抗議應該特別小心,不然更容易失控。這幾年集體示威抗議成為一種流行,為了更高的薪資,老師們罷課,公車站無人服務,自來水廠不送水了…,什麼狀況都有,
一個屬於地區性少數民族的重要節日慶點活動,政客在舞臺上的發言,比表演者所佔用的時間還長一倍。
 
毛派的標誌與口號,這樣的圖案四處可見,不論是在城市、鄉村或偏遠的山區。 

耶穌教也集體走上街頭。西方宗教在保守的尼泊爾快速地傳播開來,尤其是它沒有強烈的重男輕女觀念,而被許多年青人及婦女所接受。
 













毛派遺留在珠穆朗瑪峰(聖母峰)地區Phakding的標誌,這裡是走EBC線幾乎必經的地方,以前毛派在此霸山為王,設柵向外國登山客收取路費,一人數百或一千盧比,說是支援社會革命,因為總會有人質疑,後來他們還開收據,那些拿到收據的老外,沒人認真的想何時能換回錢,卻認為這是一張奇特的紀念品。
 



貧窮的尼泊爾真夠衰,連外國的航空公司也欺負她。港龍是國泰航空的子公司,在亞洲算是可以的了,何以飛機上有些設備不靈還投入使用?加德滿都雖然不現代化,港龍也跟著因陋就簡,不重視形象起來,真讓人擔心,飛機上其他設備的維護是否也是馬馬虎虎,但這條航線的票價並不低,通常沒有折扣,難道是港龍瞧不起尼泊爾?甚至瞧不起到尼泊爾來的旅客?我們花了比其他航線更多的錢,卻被搞這樣的飛機,真是沒道理!

毛派是由二位尼泊爾籍的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生所領導,早年他倆返國想有所作為,卻發現在傳統貪汙腐敗的皇家體制中無法生存,而廣大的百姓卻處於民不聊生、難以溫飽的窘境,因此跑到窮鄉僻壤,號召最貧苦的叢林與山區居民,學習毛澤東以鄉村包圍城市的方法,展開了無限期的遊擊作戰,並自稱毛派。很快的,毛派受到民間廣泛的支持,最終以十年的艱苦奮戰,推翻了皇族政治。

毛派的發展,其軍事力量一直很薄弱,真正的武裝鬥爭也不多,但何以能夠持續生存,這有其有趣的原因:毛派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源,以建立一個強有力的武裝部隊,相對來說,尼泊爾的正規軍事武力與規模遠遠勝過毛派,但尼泊爾的崇山峻嶺與熱帶叢林,加上百姓的支援,為毛派撐起了強大的保護傘。特殊的地理環境使得機械部隊無用武之力,若調用老舊的空軍飛機參戰,可能連敵人的陣地都還沒找到,自己就失事了!但是皇家部隊若是只能實施地面步兵作戰,那麼長途跋山涉水跑來進攻的正規部隊,就變得毫無優勢可言;再說全國野火四處,政府軍無力展開全面性的立體殲滅與圍剿,缺乏財力支撐,官員與將領們寧可私吞了錢,也不願打這個要命又傷財的戰爭,且打了一邊,其它的地方就立刻陷入危機。
毛派躲在窮鄉僻壤,依附高山叢林而得以生存,其對外聯繫比較封閉,當全國各地有一些民眾自組團體加入毛派時,往往只是宣誓追隨毛派,但相對還是較獨立的,實際上等於是各立山頭,雖然推翻兩千多年的皇族統治是大家的統一目標,但彼此的利益與對未來的期待未必相同,甚至相互衝突,在政體的大格局上,有的主張民主,有的主張共產,有的主張各區分權,更有的要求獨立,且許多領袖堅持己見,造成衝突不斷,甚至常有公眾暴力事件發生,使得一些地區動盪不安。最糟糕的是,為了發揮影響力,許多政治示威會要求全面的罷工罷市和阻斷道路,禁止所有交通往來,對整個社會運轉影響甚大。在現階段,如果沒有特別因由,最好不要前往尼泊爾的東部地區,例如登山高手炫耀實力的地方Hile,世界著名的產茶區Ilam,因為這整個區域正在鬧獨立,時常會發生致命的衝突,就算遊客可以遠離暴力現場,但交通不時的被阻隔,一直是一場持續不斷的惡夢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