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明新境

關於部落格
曾用26個月自助環遊世界, 走過無數山水, 該為新的旅程留下一些記錄了(請看我的自我介紹)
  • 103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尼泊爾 聖母峰(Everest珠峰)-Kala Pattar, EBC

 
尼泊爾聖母峰(Everest珠穆朗瑪)高山縱走
Kala Pattar, 聖母峰攻頂大本營(EBC
 
第8天:Lobuche (4930m)早起,到Gorak Shep (5160m)安排好住宿, 補充能量,隨後奔赴聖母峰登峰大本營Everest Base Camp (5380m)。
最好盡早前往營地,再返回,有時即使清晨的天氣甚佳,也可能在11點甚至9點就看不到山頭了。Gorak Shep有一個冰凍小湖。










 
第9天:清晨登上Kala Pattar (5545m)觀賞日出,來回約需4~5小時。下午從Gorak Shep (5160m)返程àLobuche (4930m)住。(能直接前往Dzongla 4730m更佳)
第8、第9天的行程安排有些弔詭。單純以欣賞聖母峰來說,Kala Pattar比EBC更佳,Kala Pattar的地勢更高,視野更遼闊、更壯觀,EBC雖說就是在聖母峰腳下,但其位於山坳,視線被聖母峰的前山檔掉,前往EBC的途中也可以看到聖母峰,但不如Kala Pattar見到的部分多。然而聖母峰位於東方,更適合下午觀賞,黃昏時還會有日照金山的奇景發生,但多數登山隊的安排是先上EBC,次日清晨才爬Kala Pattar,其原因是EBC的海拔較低,循序漸進,給更多的時間讓身體適應高度,盡可能地減少高山反應的風險。
我的實際行程是在第七天一早到達Gorak Shep,訂好了房間,吃了早中餐,然後立即前往EBC聖母峰登峰大本營(5400m),下午返回先休息,再補一餐,然後爬上Kala Pattar (5545m) 欣賞聖母峰的日照金山奇景,次日清晨再上了一次Kala Pattar,詳情請見 “尼泊爾 聖母峰 縱走路線與費用” 一文
      Kala Pattar就是黑石頭的意思,是一個黑色的山頭,山頂佈滿犄角崢嶸的大小黑岩,有的陡峭坡道全是細小砂石,非常的滑,下行時尤其危險;有的地方,兩個踏腳點之間的距離比較寬,且踏腳點很尖銳。當天一名法國登山客就在這些亂石中一個沒踏穩,不慎摔倒、跌落,頭部、手肘與身體受傷,經緊急包紮止血後,被同行的5-6個隊友護送下山,在Gorak Shep暫時安頓。於此同時,另一隊加拿大登山客清晨從Pheriche4240m出發,中午就趕到了Gorak Shep (5160m),這個隊伍的所有成員,都在幾個月前爬過北美的6000多公尺巨峰(那是南半球的夏季),依常理判斷,對他們來說,這段路應該是很一般,但其中一位24-5歲的高個健壯白人帥哥感覺非常累,趴在餐桌什麼都沒吃,後來乾脆躺在長凳上,餐廳中幾個極具經驗的登山專家過去探望,發現他臉、嘴唇及指甲變色發紫,當即判斷這是急性高山病爆發前的徵兆,若繼續留在此高地,不久即會發生難以挽救的重症狀態,需立刻下送。雖然他自己認為沒有那麼嚴重,好好睡一覺就會好的!但他的同伴們經過一陣子的研商後,還是叫了救援直升飛機,一小時後他與上面那位受傷者,以及隨同照顧他們的兩個同伴,從空中呼嘯的返回機加德滿都。晚上所有的登山客都已返回,並聚集在溫暖的餐廳中吃喝談笑,是一天中最輕鬆的時刻,這時加拿大隊隊長起身感謝大家對他們生病夥伴的關心,特別向那幾位判斷會發生急性高山重症的專家前輩們致意,並幽默的轉述了醫生的話:還算好送下去的早,兩個病人都無大礙,說不定現在已經在加德滿都逍遙了!博得了一陣歡笑與掌聲。這時法國隊一位中年俊男跳出,首先也是向大家致謝,接著是一段激情四射、風趣橫生的演講,說得在場聽眾好像在參加一場全世界登山英雄盛會,今晚歡聚在全球最高海拔的旅館一般,最後大家熱情高漲,舉杯互賀。隨後高山嚮導的雪巴們敲桌、拍手、頓足的唱起了喜瑪拉雅山歌,不少人跟著起舞,就這樣熱熱鬧鬧的一個多小時,人才逐漸散去,早早入睡,為這個人生中登峰造極之旅的明日行程而儲備能量。這真是一個令人難忘的一夜呀!
※ Kala Pattar是觀賞聖母峰的極佳地點,一些知名的旅遊指南甚至忽略EBC,反而強調Kala Pattar,以至於許多登山客以為到EBC太難,因此以爬上這個黑色山頭為終極目標,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可悲的誤導,如果在Kala Pattar及EBC之間只能選擇一個的話,那我認為非EBC莫屬,原因如下:
1. Kala Pattar看似很近,但卻是攀登400米的急陡坡,比EBC還要高出165公尺,在超越5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攀爬,其難度甚高,Kala Pattar是佈滿黑色亂岩的山頭,遠景的變化不大,單調乏味,那稀薄的空氣及陡峭的亂石坡,給人甚大的壓迫和挫折感,因為上山不久即可看見聖母峰,以至於許多人很快就放棄了登頂。對於一些強者來說,能在1~2小時就爬到頂峰,而一般人很可能要用上3~5小時,也或許根本就上不去。
至於EBC則是漫長的緩坡,雖然遠些,但風景壯麗,在不知不覺中也就到了。
2. 前往EBC的途中,景觀變化很大,可見到冰河退卻後的景象、正在消融的冰河及踏上真正的冰河;沿途也可以看到聖母峰的英姿,其可見部分與在Kala Pattar看到的差不了太多。
3. EBC是登山愛好者的聖地,這裡有來至世界各地的聖母峰登山隊在雪峰冰河旁紮營,可以遇見各種膚色的世界一流登山好手,那壯觀的場面和來到登山聖地的感受,是任何地方無法比擬的。只上過Kala Pattar,事後才瞭解去EBC更容易,或許那種遺憾一輩子都難以釋懷,我在Annapurna安納普納山區就遇見多位有這種經驗的登山愛好者,其中四人多年前即登過Kala Pattar,他們感嘆歲月不饒人,再也沒有體力與膽量挑戰心中的聖地了。
     EBC位於聖母峰山腳下的一處龐大的山坳,在這段時節,這裡遍佈著數之不盡的帳篷,我雖然環遊過世界,且其中一半以上的行程是以露營方式度過的,但如此多的帳篷也只在難民營中見過。實際上,在此紮營設寨的人群中,只有很少數的人有足夠的專業技術、體能與財力,會嘗試攀登聖母峰,其他的都是支援人員。
從6-7年前的照片可知,EBC的帳篷都搭在冰河上面,那樣比較平坦舒適,也不易損傷帳篷及其他設備,當然也會讓EBC這片巨大的山谷看起來更加壯觀美麗,但僅短短數年,EBC大部分的冰河已經不見了,多數的帳篷也只能搭在亂石之上,另外登聖母峰的第一段路,就是在冰河上挺進,並垂直攀爬冰瀑,近年來地球暖化日益嚴重,冰河內部裂隙快速增加並擴大,冰瀑也變得更加脆弱,給登山英雄們帶來更多的危險與挑戰,但隨著攀登的人數累積增加及科技的飛躍進步,許多特別危險的地方都已安置了保護措施,使得登上地球之巔的壯舉越來越容易。試想30多年前,世上還沒多少人來過EBC,那是需要大隊人馬支援,能讓一般人傾家蕩產,又是極具風險的活動,但現在我一個人背著背包就來了,或許多年以後,登上聖母峰也會成為戶外愛好者的時髦活動!
我難得有幾張自己的照片。
   比利時的Ilse小姐及已退休的義大利著名腦科專家,他們都是巡遊世界的獨立自助旅者。Ilse的哥哥就有嚴重的腦部病變,一直苦尋不到適當的專門醫生,今天卻在世界最高峰的登峰大本營碰到這位獨特類別的腦科權威,天下的事真是無奇不有,八輩子都想不到,會在這麼一個奇異的旅程中遇見自己哥哥的救命之人。
有人還在此開了季節性的麵包店,他當然也賣其他各式餐點及飲品,我想在此賣台灣的珍珠奶茶、串燒、冰品(採用冰河之冰)、燒仙草、滷肉飯、水煎包…等等,一定大受歡迎。
      尼泊爾國鳥,是活在4、5千公尺以上的一種大型鳥類,比公雞還大。
雪崩。這次在尼泊爾山區碰過多起比較嚴重的雪崩、冰崩、大片土石滑落等,還見到滾落山谷的卡車。這是唯一的一張地質變動的及時照片。
      在Kala Pattar拍攝到的聖母峰。感謝天公作美,能看得如此清晰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